zhongli_2.jpg
zhongli_3.jpg
zhongli_4.jpg
zhongli_5.jpg
zhongli_1.jpg

【我的小档案】:

当晨曦划过田野洒向窗台,

我们与莺雀一起苏醒;

乘着风儿,

用声音迎接黎明

当匆忙的脚步揉进喧嚣的生活,

我们用声音泡制一杯清茗,

把凤凰山上云雾里的宁静,

氤氲在生活的茶杯里;

当月光淹没城市,斑驳了街道,

我们用声音注入一湖微澜,

浣洗一肩的疲惫,

浇灌梦的新芽……

这就是我们——广播人!

【主持节目】:《食客总动员》、《书香文韵润潮州》


“我认识你,已经整整二十年了……

记得那一天 阳光洒满了窗台

你跟着阳光闯进我的心海

一刹那,便是永恒的存在。”

这是调频广播二十周年纪念日时笔者写的朗诵稿,公私两便,既描述听众与电台之间的感情,也描述自己与电台之间的关系。不过其中的“二十年”应该改为“三十五年”,因为从听得到这个世界的声音起,便伴着广播而成长。从有线广播听到调频广播,从听众到成为其中广播人,这里面,既有热爱也有缘分。

20068月,做着销售工作的我,突然听到潮州广电在招考主持人,莫名地就上网报名,既不是播音主持专业,也从没做过广电工作,就是觉得心里有一股热情,要做电台主持人。于是,报名、考试、实习、签约,就这样成了潮州广电的一员。

事实上,反观自身,除了父母给予的一把声音和从小听着广播长大之外,身上貌似没多少与电台主持人这一身份相符的特质。就拿拍照这件事来说吧,作为一名主持人,本该习惯于关注的目光,却每逢拍照就开溜,以至于前几天青姐找我要照片上期刊,居然找不到几张可以用的,青姐都说,拍了那么多台里的照片,就是没什么鄙人的。因为每次咱都躲起来,除了合照。记得,潮州广播电视网站上的个人简介就写过这么一段话:

“虽然向往外面的精彩,却也享受对广播一直热爱;

从来就对自己没信心,却上了最需自信的直播台;

明明见过很多的失望,却依然对一切都充满期待。

矛盾?却也精彩!

就像在某个寂静之夜,我却走进你纷繁的心海。

当然,我还期待,

你能在电波中,感受我对这座城市理性的爱,

以及心中的精彩!”

这样的矛盾,居然获得统一,让热爱变成工作,转眼就干了七年。

七年,没有“痒”但有压力,因为这七年,正是媒体行业日新月异的七年。传统媒体挑战重重,新媒体则是突飞猛进,从微博到微信,从娱乐工具到全面介入生活,新媒体呼啸而来,媒体人被推到了全新的时代。主持人职业将走向何方?信息传递已然没有优势,原创内容则需要更多知识积累,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有不断学习,不断积累,努力走向专业化。这已不是一把好声吃四方的时代,因此,小蓉主持情感节目,自己考了心理咨询师;艺璇主持《民生在线》,社保计生政策都能信手拈来;秋英主持戏曲节目,曲目倒背如流:为了不掉队,原来主持《书香文韵润潮州》的咱,也只能硬着头皮学写打油诗;现在做了《食客总动员》节目,咱也要努力争当一名真正的吃货。这是压力,也是目标,路虽漫漫,其修不断。

最后,漏点酸气吧,这是2012年参与《锦绣山河万里行》时,在路上发的一点小感慨,也是此刻的心情。

雪野冬柿

壬辰孟冬,为问道广播,行经长安郊外,见冻柿红艳胜火有感。

万山素裹遍,

一树艳羞天。

戏雪团圞舞,

邀来青帝先。

 

“腹杂”之人——仲力

谢韩

 

记得有一次在西新街道的灯谜活动中,出了这样一道谜语:“见多识广,猜潮州俗话一”。我猜中了,谜底是“腹杂”,潮州人说“腹杂过长”。其实从那时候开始,我对“腹杂”这个词,有了新的认识,觉得它是个褒义词,就是说一个人知识层面广,知道的东西多。我身边就有一个“腹杂”的人,他就是仲力。

摇晃脑袋,右手张弓,咬文嚼字,每次摆开这阵势,仲力就要来跟你文化几句了。每每这个时候,我最想做的事,就是拿一副鲁迅式黑圆框眼镜给他戴上,一个嗓门清亮的私塾老学究不就成了?不过,这要做老学究,还真得有知识积淀,毕竟话题开阔啊,有时天文地理,有时西方东方,特别是诗词文学方面,要是没涉猎,还真无从启齿。对了,说到诗词,他就是主持《书香文韵润潮州》的,所以,这腹中之物,可都是墨色的。

盖“腹杂”之人皆“多事”,也就是喜好动手做一些复杂的事。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跟仲力谈及古代酿酒工艺,他推荐了诗人陈伟的秘制金银花酒,仲力说,那可是从古籍中搜集出来的酿法。选新鲜金银花和高度白酒,放入瓮中,密封隔水炖,至水干,待瓮凉了,埋在土里,一年后开封,酒色剔透,花香隐现,似近若远,酒中追香遇李白,这是文化啊。仲力每年也自个儿动手酿葡萄酒,每次开封,都会学术一下,品鉴该年酿制的成果质量如何,总结经验,力图来年品质更高。孜孜不倦,追求品质,态度决定成败,酿酒如是,我想,人生于世亦是如是,就要一个态度,认真、踏实、求知。

 

“刨根问底”的仲力

泽钺

仲力,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以为是“重力火车”的“重力”。知道此“仲力”非彼“重力”后,更加是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字典一查,才知道,“仲”字,是“在当中”的意思。那么,“仲力”,我的理解也应该就是在当中发力的意思了。不服输,会在其中用功发力,这个也符合仲力哥的性格。

别怪我咬文嚼字,现实版的仲力比我还要嚼得烂、嚼得细。确实,在生活、工作中,仲力哥就是一个对文字极度敏感,对中国文化、潮州文化深感兴趣的人。而他对这些感兴趣的东西,一般都会高举四个字“刨根问底”。举个例子,在综合办公室,你经常可以看到,他拿着一本字典,跟武杰哥因为某个字的读音讨论得不亦乐乎,不出结果,誓不罢休。而他们俩之间的文字讨论,最终受益的都是我们这些“门外汉”,因为在他们的言语讨论间,我们认识了许多之前读不出来的字的潮州话读音,比如:“叱咤风云”。

说到受益,本人在仲力哥那里“偷”到的东西还不算少,受益最多的应该是做专题。都知道,做专题,思路很重要。如何把一件或复杂或简单的事物,通过声音的方式表现出来,整体规划很重要。声音是伴随性收听,如果专题规划不好,无法保持住听众的注意力,很容易虎头蛇尾,或者死在中间。而仲力哥,却是一个对专题的谋篇布局匠心独运的人。如之前的《爱心在行动》,每个帮扶对象,都要采访做成一个故事专题,而我所制作的第一个专题,思路就是来自仲力哥。同是一起去采访,同是与帮扶对象沟通,采访一结束,他就能为你列出整个专题的思路。从细节到纲目,从人物到故事,看着他快速的写下文字,当时心里还是蛮佩服的。

当然,在之后做专题遇到瓶颈时,我也时常会找仲力哥讨论,向他请教。良师益友,现在都是了!

印象仲力

佩菲

这一次,仲力向我邀稿,我心想:这小伙子虽不算高大英俊型的,却绝对是有才耐看型的。他应该算是广播中心的“三好”青年了。“三好”缘何而来?就是嗓音好、文采好、学识好。

记得当年我还是从录音室里“听音识仲力”的,一开口,好家伙,声音浑厚,潮州话发音标准,是干广播这行的好料子。又总觉得他的声音似曾相识,一寻思,原来他的嗓音和我台资深主持人江煜有几分相像,温厚有“玉”,给人很的感觉,当时我们几个人还开玩笑地说:“江煜的深夜节目有接班人了。” 果不其然,后来的深夜谈心节目中,仲力都以自己淡定自若、亲切随和的主持风格,在夜灯下,在电波的另一端,撩拨着无数听众的心,在带给听众人文关怀的同时,也让自己在广播道路上得以迅速成长。

一个主持人没有相当的文化底蕴是无法成长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主持人的。这一点从同事对仲力的称呼上就能得到特别好的印证。每当同事仲力伯、“仲力伯”地叫时,仲力总是那么自然地回应,这亲切的称谓,无关年龄、无关资历,只关学识,只因在同事眼里,仲力俨然就是一个颇有学识的“老学究”,各个领域的东西都聊得来。如果说闲来写写美文、聊聊文学、谈谈历史是自身兴趣使然的话,那么饮食文化、养生保健、汽车知识等都有涉猎,就可见他通过自身知识积累、力求增加在节目中的个性魅力付出多大的努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