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gwanyu_2.jpg
zengwanyu_3.jpg
zengwanyu_4.jpg
zengwanyu_5.jpg
zengwanyu_1.jpg

姓名:曾婉钰

籍贯:广东潮州

生日:02.07

星座:水瓶座

性格: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矛盾综合体,选择困难症资深患者

身高:165cm

体重:嘘……

学历:本科

喜欢的颜色:黑、白

座右铭:因为纯粹,所以简单。

爱好:美食、美景、美妆等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

主持的栏目:《天天好生活》

 

心语:

机缘巧合,得以进入潮州广播电视台这个大家庭,成为一名主持人,自觉非常幸运。对自身来说,即是机遇,也是挑战。

我热爱这个行业,也明白肩负的责任。作为一个主持人,生活服务类栏目需要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信息呈现给受众,传递向上生活正能量,新闻咨询类栏目需要准确解读新闻内容,正确引导受众的舆论方向。台上的每一次呈现,都需要平时多少的努力和磨练。而观众的肯定和支持,便是对我最大的宽慰和动力。

镜头前,积极向上精益求精,生活中,力学笃行内外兼修。这一行业充满挑战,但我并不惧畏,迎难而上,未来充满未知数,但我会用我的努力和付出,让其变得色彩斑斓。

 


机缘巧合,得以进入潮州广播电视台这个大家庭,成为一名主持人,自觉非常幸运。对自身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回想起刚踏入广电的情景,还仿如昨日一般。两年多的时间虽短,却是无比充实。从《天天好生活》的外景主持、采访、稿件配音、演播室主持到《世理》微小品演绎……台里给了我广阔的空间,让我学习、探索、前行。一切从零开始,每一步我都要认真去走好。这过程,每一次累并快乐着的经历、每一次取得的点滴进步、每一幕让人难忘又感动的场景,都历历在目……

 

2013 

第一次外景主持,是跟静敏姐、陈健,前往普宁,做春节特别节目。出发前跟静敏姐见了一面。她不无忧虑,这么文静,到了现场high得起来吗?

当然,这种忧虑完全不是多余的。除了静敏姐所看到的性格慢热之外,还有我自己内心的茫然。

那时的我,刚进广电。之前有过的舞台经验,多是舞蹈或情景剧,偶有主持,也属小打小闹。手持话筒,面对镜头,整个人就像被电击过一样,呆立着。好在两位记者都非常老到。面对我的茫然,静敏姐将思路仔细讲解;面对我不断的NG,陈健给予了足够的耐心。

第二天的采访内容是越野车比赛。现场的音乐震耳欲聋,解说员的声音激情澎湃。被这种氛围所感染,内心有点小激动,但面对镜头,却不知如何呈现。

现在回过头看看那段外景主持,简直无法直视。但是,也是在这种被吐槽和自我吐槽中,迈出了歪歪扭扭的第一步。

 

2013 

婉钰,明天的《天天好生活》,你跟谢葳主持。今晚准备一下,明早录。接到少慧姐电话的时候,我正跟同事在车上,赶着夜路往山里跑,去采访夏夜消暑好去处。

那天晚上的采访状况不断,几经波折终于采访完毕,十点多回到家中,揉捏着起泡的脚趾头,猛地才想起,明天要上镜。

新闻类主持练习过很多次,生活节目的主持却是头一遭,还是临时被通知。这,还能来得再突然一点吗?

匆忙上阵,随后迎来了一段与搭档不断磨合的日子。串词备稿、确定造型、搭档配合,一路磕磕绊绊。上下求索的日子是黑暗茫然的。鼓励、肯定、指正、批评的声音四面八方飞来,大脑好像跟不上节奏,一时间无法处理这么多信息,整个人变得烦躁无助,有心改善,却完全不知往哪个方向努力。

晓瀚兄曾经说过,起码得经过100期节目的打磨,才有可能谈得上个人风格

听到这句话,心下释然。原来所有的茫然,都属必然,且终将坦然。当然,这要经历一段痛苦的磨砺

 

2013 

武夷山可真冷,似乎连思路都冻结了。行程满满当当,且与节目顺序不相符合。在准备外景主持串词的时候,心下直犯嘀咕,跳跃性这么大,语言可得怎么组织?

一路上,摄像记者震生哥和我聊天——你觉得山的景色如何?溪水清澈不?空气怎么样?一路爬山上来你累不累?感觉如何?

聊着聊着,他突然来了一句,好,就这样说。话音刚落,镜头已经调转过来对着我了。我才反应过来。

由于一路上一直都在交流所见所感,稍加组织便是一段完整的现场报道了。

“ok,过!说完这一句,他又转过身,继续拍摄景色,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就这样挺好的,不用想得太复杂,将你所见所闻所感描述出来就好了。随后又丢下一句话,好了,接下来采访导游,去,跟他聊天去。

以为这是个轻松的任务,谁知,跟导游聊到一半的时候,被震生兄打断了。导游讲这座山的传说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话筒靠过去拾音?没看到我已经在拍他了吗?这是多好的素材,没有声音岂不可惜?注意跟镜头的配合!一点采访意识都没有!

我这才明白,聊天是采访的一种方法,这样的效果最为自然。

又是宝贵的一课。

 

2014 

曾大碗,你还能再丑一点吗?!谢葳忍无可忍,终于说了这么一句。

我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两撇耐克眉,还有用口红涂的,歪了一边的大嘴巴。这形象,别说旁人,连我自己都无法直视。

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我们在录段子。当时演的是一个又丑又挑剔的相亲女。

既然扮丑,那就丑到底嘛,这样才有喜感。我边说着,又往脸上涂了一块黑斑和俩黑眼袋。

一旁的谢葳早已笑趴,你的妆化得,这么没有节操,看到你就要笑,还怎么演啊!

作为新闻评论节目,引人发笑并不是目的,而是要让观众在笑声中有所感悟。对我自己来说,更重要的,是更好地学会在镜头前表现自己。

刚开始演的时候,难免放不开手脚。但是这个舞台,充满宽容和学习的机会。身边的人,个个都是老师。谢Y、菜头、老猪震、严小育……都是我学习的对象。参与的次数多了,渐渐懂得,如何在镜头前调动自己的情绪,将肢体动作和语言表达结合起来,使内容更加生动地呈现。

 

2014 

初秋,城市里还留有些燥热,而深山里的幽谷逸林景区,已经有了丝丝凉意。我跟参加生活体验团的团友们一起,沿着溪流,一步一步向上攀登。

每行走一段距离,大家便停下小憩。一群大姐,拿着一次性杯子和一大瓶可乐,在分着喝。有一位特别热情,倒了满满一杯可乐递给我。

不喜碳酸饮料的我摆了摆手,礼貌婉拒,谢谢你,我肠胃不好,喝不了汽水。

到了下一个休息的地方,一位阿姨走近,一手拿着保温杯的盖子,一手将杯子里的水倒一点出来,洗盖子。我正感到奇怪,她便倒了一盖子给我,不喝汽水,那喝这个吧,我自己煮的青草水,加了山楂,很好喝的,你应该喝热的好一点。

为了拒绝碳酸饮料,我只不过随口扯了一句肠胃不好,阿姨在旁边听到了,记住了,且一路上念叨,歇息时,又贴心地递上热水。

外出采访需要跟采访对象或观众接触,而生活体验团,无疑是跟观众最近距离互动的节目板块。对于经常带团的我而言,一些地方去过多次,心下已然没有新鲜感,但每每跟观众接触,都会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特别是他们的友善亲切,总让我收获喜悦与感动。

噢对了,故事的结局是,我喝完青草水,吐着已被烫麻的舌头,龇牙咧嘴地向阿姨致谢……

 

这些只是我“触电”以来的几个小片段。事实上,来广电的这两年多,我的收获远不止于此。而我也相信,天道酬勤,未来我将收获更多。诚如那句格言,人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但可以拓展生命的宽度和厚度。镜头前,积极向上精益求精,生活中,力学笃行内外兼修,我的广电之路,才刚刚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