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huiluan_2.jpg
chenhuiluan_3.jpg
chenhuiluan_4.jpg
chenhuiluan_5.jpg
chenhuiluan_1.jpg
姓名:陈慧銮 生日:5月12日 籍贯:广东潮州
    星座:金牛座
    学历:大学 爱好:看书
    现主持的栏目:《天天好生活》、《世理》段子
    自我评价:正直善良
    喜欢的食物:水果
    喜欢的颜色:粉红色、浅桔黄色
    座佑铭: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职业看法: 就算只有一个观众,我也要努力做到最好。
    个人简介:
     中学时主持潮州电视台的青少年节目《青青园中葵》
     2006年6月毕业于华南师范大学法政系法律专业
     2006年7月进入潮州广播电视台工作,担任《潮州新
     闻》播音员。
     2009年1月1日《晚间直播室》开播,担任该栏目的播
     音员。
     现担任《天天好生活》栏目的外景主持和参演《世 理》段子。

转眼间,进入潮州广播电视台工作已经是第九个年头,在这里和亲爱的同事们一起度过了九个春夏秋冬。这些年,每一年都是在忙碌和充实中度过的,难忘的经历也有很多,第一次让我深切感受到记者工作的不易和辛苦的,是在江西赣州的那一次采访。

那一年农历7月,我们一行四位同事来到赣州市大余县,据说那里有一片人造沙漠,这是当地开采矿石留下来的沙子堆积而成的沙漠,远远看去,沙丘连绵起伏。我们决定凌晨四点拍日出中的“沙漠”。凌晨三点,我们大家洗漱完毕就出发了,因为没有人愿意给我们做向导,我们只能凭着白天问路得知的大概方向开车前往。虽然是夏天,可是半夜的山区还是凉风阵阵,天黑得看不到任何星星。车子在崎岖又没有照明的山路上颠簸前行,说实话我们心里很忐忑,不知道方向对不对,不知道能否在日出之前开到那片“沙漠”。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在一片空地前停了下来,我们猜测这就是传说中的人造沙漠吧,拿出手电筒四处照了照,确定四周确实是“沙漠”后,思索日出的方向,架好摄像机,坐着等日出了。慢慢地,天渐渐亮了,一抹橘红色的光辉慢慢伸展开来,穿过远处山上的树枝映射在沙漠上,这时我们也看清了这片人造沙漠,没有我们想象当中大,日出也没有想象中的壮观和美丽,有点小失望,不过我们还是很努力地把日出的过程拍摄下来,另外寻找角度报道了这片人造沙漠。拍完回来时,车轮胎陷进了“沙漠”里,怎么踩油门都无法动弹,我们只好下车推车,昨晚半夜出发,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肚子饿得咕咕直叫,什么力气都没有,却还要使出浑身的力气努力推着车子前行,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开出了陷进去的凹坑,那种如释重负的心情真的很令人开心!

农历7月,赣州的白天确实很热,阳光猛烈,照在身上久了,皮肤能感受到火辣辣的疼。

那天,当地的村民说山上有座仙人桥,如若能登上仙人桥,俯瞰群山,颇为壮观,我们决定去拍仙人桥。

仙人桥在一座山上,我们驱车来到山脚下,朝上望去,眼前这座高山树木繁茂、斜坡陡峭,当地村民说,你们很少爬山吧?没事,跟着我们爬,很容易就登上去的。起初一段山路还算宽阔平整,越往上爬,山路越来越窄,坡度越来越大,到最后,山路已经窄到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而脚下还不是石头砌成的石阶,只是被前人踩出的土路,稍微踩得用力,还可以看到簌簌掉下的黄土滚落山崖,这不是旅游景点,所以没有任何的栏杆防护,身下就是看不到底的深渊,长这么大,第一次爬着这么危险的山路,我们紧贴着山崖,手里抓着身旁能抓到的小草或者藤蔓,慢慢向上爬,不知道仙人桥上的景观是否真值得我们这么辛苦地攀爬,山路已经走了一半,不可能掉头回去,只有小心再小心,眼睛也不敢望下底下的深渊。那天从上午的八点上山,到中午一点才到达山顶上的仙人桥,原来仙人桥不是桥,只是一个宽阔的平台,站在这个平台上,确实是可以俯瞰群山,整片郁郁葱葱的山林尽收眼底,第一次觉得离湛蓝的天空这么近,或许是透支了很多体力,此时的美景我们无力欣赏,还是先完成我们节目的拍摄。登上山顶,我们早就汗流浃背,衣服都湿哒哒地粘着身体,我一大早化好的妆早就溶了,脸上流着汗水,汗水和粉底混在一起,那个样子应该真的像只花猫,同行的文雅姐拿了纸巾叫我擦擦汗,开始拍节目了。爬山很辛苦,但是没有辛苦的攀登,何来我们精彩的节目,只要能够拍出满意的节目,我们觉得我们当时的付出就是值得的。

拍完了节目下山时是下午了,那天也是到了下午才吃午饭,当时饿过头,觉得什么都吃不下了。

江西人喜欢吃辣,我们去那边采访真的很不习惯当地的饮食,哪怕跟他们说炒菜不要放辣椒,可做出来的菜依然是辣的,他们跟我们解释说,因为他们的锅已经炒到变成“辣锅”了,即使不放辣椒,做出的菜还是辣,我们很想适应,却真的很难适应。每天就是吃着米饭就着汤,简单几口青菜,填饱肚子就算完成任务了,去江西半个月,去的时候裤子穿着刚刚好,回来时却宽松了许多,真是令人难忘。

每逢节假日来临,我们不能正常放假,工作量反而会增加,甚至还要远离家乡去外地采访。印尼探亲行就让我过了一个家家户户在团圆,我却在异乡思念父母的春节。第一次到印尼采访,心情很激动,那时觉得一切都很新奇。比如各种当时国内还没有看见过的水果、当地的小吃、手抓饭等等。很快这种新奇就被辛苦的感觉所代替。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洗漱化妆,简单吃了早餐就开始一天的采访,每天晚上不到九点是不会结束采访回到酒店的,回来之后不能休息,同事们要记同期声、写稿、编稿,再回传到台里,一般做好这些工作都是凌晨两三点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又起床采访,周而复始,持续了十多天。最难熬的是那时是春节,置身在异乡,每当看着印尼的华人在自家门口贴春联,摆年花,又听到鞭炮声,心里就有一份淡淡的哀愁和惆怅,想到家里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好不好,真希望能结束采访回到家,与父母其乐融融地待在一起吃团圆饭,但是很快地,接踵而来的工作又会让你无暇有这种思乡的情绪,当结束了印尼探亲行回到家里时,真是令人非常欣喜。

 这些年来,从《潮州新闻》到《晚间直播室》,再到《真情追踪》,以及到现在的《天天好生活》,不管是播音还是主持对我都是个很大的挑战,曾经有段时间对《晚间直播室》的直播很恐惧。在直播《晚间》之前已经播了两年的《潮州新闻》,但是从未尝试过直播的我心里很忐忑,很怕读错字,更怕下一条新闻带子还没来,但是画面已经快切换到我的主持,我无法拖延那么多的时间,每次上节目前都要把主持词读了一遍又一遍,妆容也要检查一遍又一遍,不熟悉直播时真的每次都在玩心跳,但是经过那两年的直播,我的播音水平真的提升得比较快,有用心有努力,不知不觉中,就在慢慢地成长和进步。

这些年来去过很多地方采访,每次都努力做真实的自己,以生动形象的现场报道,让观众获得更多的信息,辛苦是正常的,辛酸也是有的,不管是做主持还是做记者,都是一种历练,日复一日的工作,让我变得比以前坚强和独立,有时候心里会觉得苦,但是我仍感激这个岗位赋予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