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zhixiong_2.jpg
caizhixiong_3_3.jpg
caizhixiong_4.jpg
caizhixiong_5.jpg
zhizhong_1.jpg

姓名:志雄
生日:10月24日
星座:天蝎座
身高:1.72米
喜欢的颜色:红色
喜欢的食物:带肉的东西


 

他享受着广播电视主持的精彩与快乐
               ——记潮州广播电视台节目主持人蔡志雄

“首期封面人物!”——这是请客的绝佳理由。我胸有成竹,志雄答得也爽快。但是,前提是我得为他写篇文章。为了兄弟姐妹们打牙祭时的快乐,我硬着头皮答应了。
他总是与人“过不去”
“脑筋转不停,听了好心情!”——这是《午间欢乐城》节目的口号。为了娱乐听众,节目中的志雄搞怪、幽默、谈笑风生、滔滔不绝,听众和搭档拿他开涮,他无所谓,不时还拿自己来调侃。但是,一走出直播室就不一样了,节目外对待工作,他可不会“无所谓”。
节目部的同事几乎都有这样的“深刻记忆”——为了采访中的一个提问、为了节目中的一句表述、为了制作时的一段音乐……他都会跟你急得脸红耳赤。由于工作经验丰富,他的要求有理有据,所以你很难浑水摸鱼、侥幸过关。 2008年国庆期间,我们策划推出了“衣食住行话变化”专题,我负责采访一位农村大爷。后期制作时,发现采访录音中总有一种“嗡嗡嗡”的杂声,因为音量不大,我也就没在意。但在审听节目时,还没等听完他就喊停了。“采访时手机没关吗?”、“手机靠采访笔太近了吧?”、“现场是不是没监听呀?” ……他机关枪似的发问,让我回忆起采访时的操作的确不规范——手机虽然设置在无声状态,但有来电时,电磁波还是影响了采访录音的质量。“怎么办?”我有点发傻的问,“重新采访!”——这本来应该是我能预料到的。“将就也可以嘛!”我还想商量一下,“宣传报道能随便吗?”没辙,只能重来一遍。
当然,他的严格,对人更是对己。首先,对自己的工作职责高度负责。如:同事们撰写的宣传声带文稿,经他审批后,总会飘满红汽球——他会逐行逐字进行修改甚至帮你重新创作。很多时候文稿中的一个词,他会划了改,改了又换,不断推敲。其次,对自己的工作任务高度认真。去年9月21日晚上专访潮籍跳水冠军林跃时,由于客观原因,无法事先跟林跃取得联系,只能大致地设计访谈提纲,一切都得等到当天林跃到达潮州后方能确定。而就在前一天晚上,也就是9月20日晚上,他才主持了参与策划、组织的、在人民广场举办的“辉煌三十年——潮州市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文艺晚会”。或许是晚会的组织工作太辛劳了,主持晚会时,他就已经发着低烧。为了让他休息好,养好精神继续“革命”,将和他共同主持林跃访谈的搭档建议说,明天林跃到达潮州后,由她自己和林跃进行交流就行,然后再把确定的访谈提纲送给他。“反正就你的能力,再怎么样也不会搞砸。”但志雄听了不同意,“我可不敢也不能打无准备的仗”,他坚持第二天一早就到宾馆等着林跃。正是有了事先的充分交流和接触,当天晚上的访谈,主持与林跃之间配合愉快、默契,把林跃不少鲜为人知的奋斗故事挖掘了出来。
严格的要求,对谁都累。但他正是有了这种认真、严谨、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主持的《午间欢乐城》节目才能稳居收听率榜首;领导才会放心将急难重的主持任务交给他;他主要参与创作的新闻社教节目才能连续四年获得省级评比二等奖;他才能拥有一抽屉羡煞旁人的获奖证书,也才能成为“一级播音员”……对他来讲,这些都足以让自己骄傲与自豪。而面对他的“苛刻”,同事们可能也曾有过抵触心理,但是,痛定思痛,我们也发现自己成长了、进步了。
他的“红星”最多
在我们办公室的“创优创新公布栏”上,志雄的“红星”是最多的。因为在我们每一个大的创作项目中,他是策划者也是制作者、他是组织者也是参与者,所以他理所当然的成了“星爷”!
创作社教专题《父亲的债本》时,向来扛大梁的他竟让我这初出茅庐的负责节目的初稿。尽管倍感压力,但寻思着:尽力而为吧,说好是初稿嘛!不过,在我冥思苦想、挑灯创作的那几个夜里,他始终挂着Q,和我交流、给我指导、接受我的咨询。您看!他都这样了,你说我能三下五除二就把初稿搞掂吗?当我们合力完成的初稿得到中心总监的修改意见后,他又熬了几天夜进行创作。到了节目制作的时候,带着那双挑剔的耳朵,他和我及一位女同事一起坐进了制作室——一节一节的配乐,一遍一遍地听。深夜十二点了,那位女同事的爱人不断来电话催促她回家,每次电话响起,女同事总是走到门口嘀咕几句之后又回来。当然,志雄并非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也多次让那位女同事先走,说剩下工作的由我们来完成。但是,那位女同事就是没有提前离开。也是!换回是我,我也不会先走,因为志雄也有家、有爱人、有孩子,他不也还没走吗?直至凌晨近两点,带着节目制作完成后的成就感,我们才轻轻叫醒大楼的保安人员——开门放行!近日,好消息传来——《父亲的债本》获得2008年广东省广播电视节目奖二等奖,我们都特别欣慰,心里乐开了花,创作的辛劳早就抛到九霄云外。
不只在大事上,在平常的工作中,他也亲力亲为。2007年春节期间,我们一位同事的奶奶去逝,隔天的早班上不了了。打电话向他请假时,已经是晚上时分,当时,他正带着家人上亲戚家拜年。大过年的,谁都有自己的活动安排,这会找谁顶班合适?而且还是很辛苦的早晨班。结果,他谁也没找,把家人送回家,自己带着洗漱用品就赶到了台里。2008年春节前夕,我们节目调整,傍晚时分推出新闻谈话节目《民生茶话会》,为了新节目能一炮打响,他又给自己增加工作量,安排自己参与节目的主持。每天中午、傍晚主持两档电台节目,还要录制电视台的《世情世理》,每天都早出晚归,根本顾不上春节前家中的事务了。
正是他这种亲力亲为、以身作则的工作作风,在同事们心目中,他就是标杆。每年的“先进工作者”评选,他总能高票当选。
他是粉丝喜欢的“大男孩”
因为和志雄同事,关于他的生活,亲戚朋友总爱来采访我。“他几岁了,结婚没有?”——这是常听到的问题。大家之所以乐此不疲,兴许是被他在电波中调皮的语言、活泼的语调,荧屏中阳光的形象搞糊涂了——这个在广播、电视中活跃了十来年的“大男孩”究竟有多大呢?是啊!他究竟多大呢?我之所以也犯糊涂,却是因为他的精力不像是参加工作十来年的老大哥。
跟很多同事一样,让我晚上加班到几点无所谓,但隔天一定得睡到自然醒,而那会也差不多就是午餐时间了。但是这位老兄与众不同,他晚上无论加班到几点,隔天一定是8点多起床的。于是乎,遇上重大宣传任务那段期间,我总会被他从甜蜜的睡梦中叫醒。当我顶着熊猫眼、带着一脸憔悴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只见这老兄依然神采飞扬、依然激情澎湃,然后淡淡的一句——“同志,革命尚未成功,今天继续努力!”
我们总爱开玩笑地说他是劳碌命,闲不住。今年5月21日,“阳光企业文化行——走进富丽公园”的活动还没结束,他就组织、策划了5月28日的“粽香情浓——潮州电台综合频率端午节主持VS听众包粽PK赛”。从前期宣传、组织报名、主持学艺、赛前预热到活动举办,前前后后,我们忙了近十天。但是,这边粽子还没吃完,这老兄又搞了一个“六一”特别策划:“书香??心香??潮川情——向四川耿达地区儿童捐赠爱心图书活动”。
这位老兄,不仅擅长连续作战,而且擅于长期作战。在他“触电”十年之际,2008年2月起,他担任电视台《世情世理》的主持工作,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电台、电视台两栖主持人。由于《世情世理》节目每天早上都得录制,也就是说,不管前天晚上电台的工作要忙到几点,隔天上午他都不能休息。
今年1月18日是电台开播19周年纪念日,那天下午,由他主要策划并主持的“19岁,我们正年轻!——庆祝潮州电台开播19周岁快乐运动会”在城西中学运动场举办。活动现场,他是又嚷又唱,连蹦带跳,现场乐翻了天。两小时下来,他满脸通红、汗流浃背,声音明显沙哑了。但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把善后的工作交待后,他就转场到了伟业陶瓷公司,因为当晚,首场《阳光企业文化行》活动将在那里举办,他是晚会的主持人。两小时的晚会取得圆满成功,回到家中,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隔天上午,当其他大多数同事还在家中休息时,他却一早又坐到了主播台前。演播室里的钨丝灯灭了,节目录制结束,然而,当天电台中午和晚上的两档节目还等着他去开讲呢!这不只是他那两天的生活,而是他这一年多来的生活。
工作十一年来,他甚少请事假,年休假期也几乎没用过。晕!这精力哪来的?有时真怀疑他身份证上年龄是不是虚报的。
俗话说:后生拼出名!是的,他现在几乎成了一位明星。户外活动现场,总有围着他转的粉丝,近期走在路上,连小朋友也会拉着他喊——“今夜有戏,我爱来试!”

志雄他曾在自己的博客中说道:我是幸运的,享受着广播与电视的精彩!虽然,他绷紧着神经;虽然,他承受着压力;虽然,他牺牲着自我……但是,他的确是在享受这份工作,要不然,十一年了,他依旧激情满怀?在他的博客中还这样写道:不怕身累,只要心不累,就能继续拼下去。
是受众?是同事?是兄弟?我都祝愿他越拼越精彩!